神/盾/局副局

SpiderMan & You/蜘蛛侠与你 (生贺三改/慎入)

啊啊啊太太写的超级棒啊wwww好吃好吃

马里奥利奥rio:

在修文这事儿上略完美主义_(:_」∠)_对发出来的文里错字和病句不能忍什么的x所以在这里暗搓搓放个改过的 修了几个小细节 有增删 应该除我外没人会发现】】


☞是给q大的生贺


☞一篇脑洞玛丽苏/雷/慎入/文笔不好轻喷/也送给所有小虫痴汉们辣w 望喜欢 求评求感想x


☞主混微博@马里奥利奥rio 欧美圈杂食 欢迎来玩辣


cp:痴汉小透明的你x纽约好邻居蜘蛛侠
————————————————————————————


   你蜷缩在沙发上,房间里没有开灯,黑暗中只有电脑屏幕散发着微弱的亮光,融化冰凉的空气温暖着你的脸庞。纽约的夜晚没有家乡温柔的气息给以舒心的安全感,但也别有一番风味。墨水般深浓黏稠却又仿佛格外高远寥廓的夜空中几颗星尘就像天花板上水晶吊灯的坠饰,被没有关紧的窗户缝隙中窜进来的夜风逗弄得摇摇欲坠,好像下一秒就会风铃般清脆作响。仿佛永远不眠不休的人们用车胎摩擦柏油马路或者玻璃酒杯相互碰撞的声音编织出纽约夜的乐章,在路灯暖橙色的光晕下随风沵迤。你敲下最后一个字,缩了缩露在真丝绒被外头冻得发僵的小脚趾,捧起茶杯小啜一口咖啡,微苦的热流淌过你的喉咙,你皱了皱眉。


    来纽约这么久了,还是没能习惯美式纯黑咖啡啊……


    你抬头望向窗外,不夜城闪烁的霓虹照亮了摩天大楼顶端醒目的招牌,红灯下蜿蜒的车流排起长龙,载着疲惫不堪的上班族和他们遍布褶皱的领带,期盼着早些回家闷头大睡,又或者随便找个酒吧喝得酩酊大醉,絮絮叨叨地诉说着如何丢掉了今年的第四份工作。


    这注定是个不平凡的夜晚。
   
    …特别是对他来说。


    低头又看了一眼屏幕,身穿红蓝制服的他将刚从树上救下的小猫递给一个眼角还挂着泪珠嘴角却已咧到耳根的小女孩,带着面罩的脸使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沿着面罩皱起的痕迹可以判断出他在笑。
    一定是个特别特别温柔的微笑。你想。
    
    还清晰地记得初来纽约的那年,彼时还只是交换生的自己拖着大大的行李箱,厚厚的围巾和大镜框几乎遮住了整张脸,刚下飞机就马不停蹄赶往学校,在人生地不熟的纽约迷宫般错综复杂的街道巷口和满目排列组合的字母围攻下终于彻底迷失了方向。过于沮丧和迷茫的心情让你在过马路时没注意脚下竟被自己的鞋带绊倒,眼看着向你直冲而来不见减速的车流,你紧紧闭上眼睛。


    再睁开眼已不是在地面上。你望着悬空的双脚下越来越小的车辆发愣,直到那个好听的声音夹杂着北风细碎的呼啸声在耳边响起。
    “过马路的时候可不能发呆哟。欢迎来到纽约,可爱的异国小姐,请容许我介绍自己——纽约的友好邻居蜘蛛侠,为您服务。”


    那天发生的一切像一场长久浸泡在热可可和棉花糖里无比醇甜的梦。 你第一次知道纽约随处可见的高楼大厦是用来给某人满大街荡秋千的,在这里除了巴士出租车还有一样可以免费搭乘的交通工具叫做蛛网,而且这位孩子气的“司机”有时候比堵车时此起彼伏的喇叭声还要喋喋不休滔滔不绝。


    他送你到了学校,你红着脸道了谢。他跃上体育馆浅金色的圆形屋顶对你行了个标准的绅士礼,又远远的朝你喊:“别怕,纽约是个好地方,至少这里还有我。你会有个美好的大学生活的,哦对了,在学校里要是有人欺负你,记得告诉他们你认识蜘蛛侠。”声音带着笑意,短短几句话就像电池般为你充上满满的干劲和信心。
    一直到正式搬来美国一年后的今天,无论多么无助和迷茫的时刻,每当想起他——蜘蛛侠还在和罪犯们拼死拼活地打斗呢!你又怎能轻易放弃梦想和挣扎——就像夜色降临的傍晚,所有华灯初上为你点亮未来的方向。而你所要做的不过是一直走下去,不犹豫,不怀疑,不回头。


    是他给了你拼命读书来美国读研究生只为和他共同呼吸一个城市的空气的动力,是他让你相信这个城市不是冰冷疏离它也有人情味,是他在钢筋混凝土的森林间为你编织一张柔软的网,还有可口的小笑话和甜蜜的奇迹,每每从不断坠落的噩梦中惊醒时,只要抬头看看墙头挂着的海报上他轻盈跳跃的身姿——永远竭力而为,永远奋不顾身——就能有舒心的安全感和些许慰藉在心底悄悄生长,因为知道有个人他总会温柔地接住你。


    他存在于你黑夜中无限绵延的梦境,白日里喃喃低语的唇角,和日复一日的朝思暮想。


    你起身想去倒掉剩下的半杯咖啡换上他最爱的牛奶,就在这时你听见阳台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动。


    正如你所说,这注定是个不平凡的夜晚。


    你看见有人倒在你的阳台上。他的胸腔起伏得厉害,喉结上下颤动,可以看出他正在很用力地大口大口呼吸空气。他的衣服被划破,露出多道触目惊心的伤痕,鲜血不断从伤口涌出,汇聚成细流沿着他肋骨的轮廓涓涓淌下。一辆车打着长长的照明灯驶过你家门口,他胸前的蜘蛛图案倏然发亮,似电流刹那间流经你的每根血管。你睁大眼睛,捂住了嘴。


    “…抱歉…弄脏你的…地板……”


    声音是那么熟悉,明明已经很吃力仍然忍痛的笑意透过面罩传入你的耳朵,轻敲你的鼓膜,泪水不受控制地在眼底汇聚,朦胧中你又看见那个初来的冬天,带你兜完风的他帮你整理被吹乱的头发,抬起你围巾的一角轻笑,说红色与你很相衬。
   
    那是你来纽约前奶奶为你一针一线织出的,围巾长到足够环抱两个人的脖颈,她说你也许会在罗马神殿风格的圆顶老教堂和装饰着爵士乐时代花纹的白色浮雕大理石摩天楼之间找到那个你愿意与之分享这条围巾的人。


    遥远的天边划过一颗流星,你却觉得好像全世界的星星同时落在了你头上。
   
    你手忙脚乱地扶起他,他滚烫的体温隔着轻薄的紧身衣传递,带着颤音的喘息和粗重的呼吸在你耳边回响,热气润红你的耳根,心跳也跟着加速。


    你从未离他如此之近。


    你扶他进屋,一抬头看见玻璃窗反射出客厅的景象。
    墙上贴着的蜘蛛侠海报,杯子上印着的蜘蛛侠图案,书柜上整理齐全的印有蜘蛛侠相关新闻的报纸,沙发上的蜘蛛侠抱枕玩偶,蜘蛛侠漫画,蜘蛛侠相关影视碟片,蜘蛛侠臀形鼠标垫,微亮的屏幕上是群里小伙伴不断跳出对漫画剧情的讨论,开着的文件夹满满的塞着蜘蛛侠的各种照片以及同人作品,最糟的是那个还没写完的文档,是自己最近刚开的小蜘蛛cp脑洞……
     绝!对!不!能!被!看!到!你无法想象他看到后的眼神会是如何的惊恐万分心如死灰,甚至立刻嫌弃地像推开一块发霉的乳酪蛋糕一样推开自己然后厌恶地离去,并从此把你家为中心方圆一百米列入禁地,余生再不踏入半步。
    不行!哪怕真的要被他讨厌,也要先治好伤口才行啊!


     “咚!”“疼疼疼,别突然松手啊喂…”你看着躺在地上的人慌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我去收拾一下…你在这等一下…”
     “真的吗?我身受重伤你却想着收拾你的房间?”他躺在地上苦笑,“是不是吓到你了?抱歉,我也不喜欢私闯民宅的…”
     他的话语就像催生剂,产生源源不断的内疚感在心头涌撞,你待机了电脑,动作迅速地撕下海报,连同抱枕碟片书籍一股脑堆到沙发底,像亲手埋葬一个大秘密,并发誓从此守口如瓶缄默到底。


    你扶他躺在沙发上,颤抖的手指揭开他面罩底端好让他更顺利地呼吸,他似乎对你很放心,一副由你摆布的样子安静地躺着。你端来脸盆,拧干热气腾腾的毛巾,动作尽可能轻柔地为他擦拭伤口。在你触碰到某处的血肉模糊刹那他的身体突然剧烈地颤抖,吓得你赶紧缩回手。“对不起,我…”
     “不要紧,你做的很好了,”他安抚似的对你微笑,“下次我再受伤还叫你帮我处理伤口好不好?”


     折腾了大约半个钟头终于包扎完毕。你感觉整个人都快虚脱了,但你并不是最累的那个。你听着他安稳的呼吸,看着他起伏规律的胸膛,心里有说不出的欣慰。


    “喝牛奶吗?”
    “哦,你可真贴心,”他被你搀扶着靠在沙发上,接过你递来的热牛奶,“你怎么知道牛奶是我的最爱?”
     你的视线飘忽在他穿过杯柄握住杯身的手上,那正是你方才紧攥的位置,而他的下唇正接触着你刚刚喝过咖啡的地方。脸颊有些发烫,手指揪着睡衣的下摆,你努力装作自然的语调“谁不喜欢牛奶呢?”而微微发颤的尾音早已出卖了你。


     过于强烈的心跳声敲打着你的每一根神经末梢,他的气息在你们之间的空气流淌,暧昧的很黏稠。


    这一切都让你只想逃。


    “我,我去给你拿被子…”自己的印着hailspidey的定制限量版绒被肯定是不能给他用了。
    “喔喔,你真…我羡慕死你的男朋友了,他是走了多大的狗屎运才能够有你这么好一个女朋友!”他的声音远远追上,绊住了你的脚步,“假如你有男朋友的话?”
    “我…没有男朋友…”
    “……抱歉,是那些混蛋没眼光,”啜饮牛奶的声音,“你很快就会有的,我相信。”


    回头要把那个杯子纳入我的收藏柜。你想。


    “抱歉,我找不到其他被子了,只有这个……”你捧着一条法兰绒毛毯走到客厅,一抬头愣住了。他的红色面罩被电脑屏幕的光照亮,文档上光标一闪一闪地等待着你,你却觉得它像一把锤子一下下敲打着你的脑袋。
    “……这是你写的?”他回头望向你,你看见他白色的眼罩上倒映出的自己,满脸通红,羞愧难当。


    秘密被撕开了好大一个口子,你闭上眼等着他的数落羞辱或者什么都好。


    你等来的是他噗嗤笑出了声。


    你睁开眼呆呆地看着眼前人笑得在沙发上打滚,甚至摘下了面罩。


    “早说你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我就不用那么辛苦地戴着这个闷热的玩意儿了。”他褐色的发丝被面罩弄得些许凌乱,棱角分明的侧脸,嘴角弯起的弧度,与你梦中见到的他的微笑如出一辙。


    “我没想到你是我的铁杆粉丝,”他踉跄地站起来,你慌忙要去扶,他却抓住你的胳膊拉你坐在他身旁,他的身体贴着你的,你只感觉心脏像是随时会炸开的烟花尖叫着直冲云霄,“我很抱歉,我本来只是不小心碰亮了你的电脑,看见你电脑的开机问题是【最爱的人的生日】谁能想到……”他耸了耸肩,“我是说,你一直很紧张,我以为你挺怕我的,谁能想到我能用自己的生日碰巧解开你的密码锁呢?宾果!手气这么好下次一定要去买张彩票试试!结果呢,你居然是我的粉丝!这简直比中头奖还要让我开心!”
    “你…不生气吗?”你抬头看着他的脸,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只是没想到你们那么想要推倒我,”他假装生气地鼓起腮帮子,忽然露出一个恶作剧的坏笑,单手就把你按倒在沙发上。
    “看到没?我才不是被推倒的那个!”他得意地说完,低头看着你忽然愣住了,“你有点眼熟啊…”
    “……”你紧张地说不出话。


    他俯身摘下你的眼镜,咖啡色的瞳孔里是你四处窜逃的视线,下一秒便恍然大悟地一拍脑袋,“你是那个去学校报道结果迷路的交换生!好久不见!这是已经在纽约定居了吗?”


    “我…目前在读研究生…”你用手肘撑起身体,鼓足勇气与他对视。


    “诶…真好啊!青春还有奋斗什么的…”他双手枕着后脑勺,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直到终于盖住那抹褐色的泛着粼粼波光的湖,“纽约,是个好地方……呼呼…假如…没有JJJ的话就更好了…呼…”


    “蜘蛛侠?”回应你的是一串平稳的呼吸。


    你望着他微微翕动的羽睫,唇角沾着的少许乳白色牛奶渍,你听着他胸腔富有韵律的心跳,你想感谢他又一次保护了人们的美梦与安睡,你想告诉他无论舆论有多么不理解你也会一直在这里默默支持他,你想在他耳边说你早已准备了齐全的医药急救箱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天的到来,哪怕千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你都想为此刻准备就绪,哪怕那么多双呼喊着求救的手臂在他四面八方挥动着稀薄的生命你也想递出自己的手握住他茫然的双肩对他说加油,你有千言万语想对他诉说,但是此刻你只想守护他香甜的酣睡。


    “晚安,彼得·帕克。”


    像每个被阳光或者更多的时候是闹钟叫醒的早晨,你揉揉眼睛伸了个懒腰,唯一不同的是这次你只发了两秒的呆就迅速坐起身,盯着身边空荡荡的位子继续发呆。


    那不会只是一个梦吧?我又在沙发上睡着了?你揉着头发站起来,四处张望寻找着那个身影。
    没有,没有,家里的一切一如往常,是睡糊涂了?是梦游?看来真的要克制一下了……


   “这儿。”


   你下意识回头。
 
   一个吻轻轻落在你的脸颊。


   “谢谢你细心的照料。再见了,可爱的中国姑娘,我的小粉丝。”


   倒挂在半空的声音告诉了你答案。


   这不是梦。


   而等你反应过来,调皮的爬墙者早已消失,你甚至都来不及说再见。


   正如多年前那个寒冬,在你未曾察觉之时他就已闯入你的世界,以一只我行我素的蜘蛛的身份,在你的心口编织了一张巨网。


   传说两个钟头就可以分解掉的蛛网,为什么直到现在你还可以听见它丝丝缕缕抽枝发芽的生长呢?


   微风从敞开的窗户溜进来,卷起珠帘,拂过侧脸,他的余温和气息都溶入风中,你闭上眼,感受这最后的拥抱与告别。


   你在冬日与他初遇,又在冬日与他重逢。


   你伸手接住被风夹带而来的冰凉,摊开手掌,一粒剔透的水晶。


   下雪了。


-END-


谨以此文献给和我一样默默支持着痴汉着我们的英雄蜘蛛侠的你:)

评论

热度(61)

  1. 神/盾/局副局马里奥利奥rio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太太写的超级棒啊wwww好吃好吃
  2. 青珏马里奥利奥rio 转载了此文字
    小蜘蛛就是世界的宝物(捂心口)